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关于雨蒙的文章

作者:生活百科 | 发布时间:2019-03-14


  篇一:心岸·那一片雨蒙
  茫茫人海之中,我掀开那一片雨蒙,牵拽雨愁的恋丝,把那一幕幕的垂帘在昏黄中揭开。人生,你会与谁相遇、相知呢?我站在雨蒙中遥望,丝丝的恋雨穿过期空的断绝,漂染了大地,梦色了山海。叶儿会发出一片欢呼,草儿会敞开胸怀柔情雨恋!而那一座雨蒙的山、那一片雨蒙的海,却是那样的深沉、胶葛。我想寻找人生的谜底,粘连在我的心里,让思雨的缱绻站在我相思的花蕊中绽放。站在那一片雨蒙里,我似乎是在怀梦人生的情长,又似乎是在冷静静守生命的雨轩。我任由雨丝胶葛、打湿我思想的叶片,看那一水漂萍的幻爱,只是我触摸的手臂在雨蒙变得是那样迟缓。我很想触摸山海的飘影,迷情心智蜃楼,可我又怕蜃楼的景致磨灭的太快。悄悄地耸立在那一片雨蒙的山海前,我不知道是山海在缱绻我的人生,照旧我在缱绻山海的生命?我想体味那一丝真真正正飘进心灵深处的雨润,我想感知被雨蒙粘连的人生,会不会在山海的昏黄里退缩?
  在雨蒙的世界里,面临人生相遇、相知的感恋,我很想知道有几多是瑰丽和残萧、有几多是甜蜜与苦涩?我知道这是一个零乱而缠绕的雨蒙的天地,或者谁能扯开雨丝的厚帘,看清劈面的本身、看清山海的真目,谁就会赢得本身、赢得心中的世界,朗恋人生的一片天地!征伐的感情,又有几多可以让思雨漂染、洗涤呢?回澜“淡月胧明,美梦频惊”,总有“高楼雁一声”的哀鸣。
  雨蒙的天地清淡、傍晚而消容,沉乏本不是人生的选择,而当你一旦碰着了相遇、相知的连理,会把雨蒙世界的本身和天地好好珍爱,分明感情润泽的意义。相思雨蒙——我很感爱这四字埋没的萌动之美;看看人生尘寰飘动的一切,仿佛没有比“相思雨蒙”再幻爱的感受了。丝丝缱绻又丝丝心动,它会暖和、温情地传染心田的一切,会放飞所有梦颠,给你一种努力向上的生命动力,让你感觉自然世界中沉乏的不是生命,而是天与地团结的妙灵之音。
  雨蒙的世界很长,幻爱得失也许多;有人会撑起伞绕过雨丝的垂帘,而享受方寸下临时的干爽;有人会把伞儿放在手中,感觉丝雨带给天地的柔梦和幻美;而我对那一片雨蒙的怀恋,就是一首诗,一首人生梦爱的诗。我经常把雨蒙的天地心怀在梦里,咀嚼细雨人生。我很梦雨蒙中的相恋,曾经也很想在雨蒙中涛读:“雨,不要因为我是你的伞儿,你就放弃天地的丝绢;不要因为我站在你的帘下,你就会卷走我的眼神。我的伞儿,只为你躲避风萧的残念,打开心花的艳丽,让心颠的原野充军,充军所有为你流淌的眼泪。我要穿行你心的丝绦,荡涤所有山海的空想,为你的思想找寻一份爱的港湾,撑起那份山海的雨柔。”
  想着那一份与丝雨相恋的柔情,我会在雨蒙中穿梭,而不会给天地自然增加任何的承担。如果你是我值得珍惜的人,在这个雨蒙的世界里,我是不会等闲在心底放弃可能等闲打开,为你随时筹备的那一把萧残风雨的情伞;因为那是一把人生的掩护伞,会有我的一份长持久久的牵挂和忖量。假如你能真正读懂我雨蒙的人生,我是不会让雨蒙的天地失望;我会以真诚的心与山海交换,与你扯开雨蒙山海的迷雾,寻找瑰丽的人生,抛却和洗涤所以生掷中的虚伪成份,冷静的眷注,悄悄的守候与你雨蒙的天地!
  
  篇二:烟雨蒙蒙乌镇行
  “乌镇,是个梦,到乌镇,是来寻梦的;都市有太多的钢筋水泥布局,而乌镇,就是你寻找和栖息心中空想之地。”――《似水光阴》导演黄磊语
  本日,我们寻梦来了。
  老天爷真的很眷顾我们,到乌镇的时候正下着飘飘渺眇的细雨,让我们好好体味了一把江南烟雨中的乌镇。
  下了旅游车,远远望见古镇覆盖在一片烟云氤氲中,“乌镇”两个玄色繁体字,端规则正地立于奇特的小黑檐之上,成年葱郁的香樟叶摇曳在黑瓦白墙间,浮现了江南水乡特有的韵味。
  随着导游走进小镇,迎面扑来的是满眼的古朴,白白的墙,黑黑的瓦,翘翘的檐,长长的廊。弯弯的小河道水从镇中悄悄的流过,象极了一幅覆盖在烟雨蒙蒙下江南水乡淡雅的水墨画。
  颠末长廊,来到一座石砌的拱形双桥,大度的导游小姐滑稽地汇报我们:“这座桥叫做‘逢源双桥’,走左面的升官,走右面的蓬勃,想升官呢照旧想蓬勃?您随意选择。总得走已往的,升官也好,蓬勃也罢,都是功德吧,嘻嘻哈哈,随大流吧。
  过了双桥往前走,进入了一个床的世界,这就是“百床馆”了,内里有上百架雕花描金的宁式大床静卧着。什么令郎床,小姐床,八门五花,各具特色,最有名的当为镇馆之宝——千宫床。公然建造良好,气势特殊。
  出了百床馆,走不了几多路即是风俗馆,馆内分成节俗馆、婚俗馆、寿俗馆、岁俗馆,房间都不大,游人又不少,挤的满满当当的,只能听导游先容着,走马观花似的到此一游。(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走进蓝印花布馆,宽敞的庭院里搭着六七米高的木架。木架上晾满了一条条几丈长的手工印花蓝布,从高高的云天直挂而下,在和风细雨中飘扬摇曳,似飞流直下三千尺,气势恢宏;又如寥寂嫦娥舒广袖,舞姿曼妙。蓝斑白底,与粉壁、青砖、黛瓦和灰蒙蒙的天空融合在一起,自成一道不行多得的江南风光。
  “晴耕雨读”,这是《似水光阴》拍摄时候搭建的书院……我兴致勃勃地处处寻找片中的陈迹,一个几多有些破落的书院,一张陈旧了的的藤椅,几排堆着稀稀拉拉线装书的书架,一张朴素平实的书桌和一件米白色外套……和想象中的有些相去甚远,究竟影视剧有它出格的摄影角度和浮夸的表达手法,所以泛起给观众是最唯美的一隅,心里也就释然了。
  出了《似水光阴》,又随人流走进木雕馆。这里的木雕也是久负盛名的。那些精雕细刻的木雕作品,固然没有现代技能建造的精细华贵,但却是纯手工建造,四层镂雕的108个神仙,惟妙惟肖。内里好些绝品木雕听说照旧我们福建厦门一个木雕保藏家的无私奉献呢。
  来到乌镇,我们不能不到文学巨匠茅盾先生的故宅一游。先生少年时候读过的书塾,家中的一些杂物,让游人也一睹文学巨匠旧日的风范和令人感受神秘的寓所。听说他曾经用本身的稿费本身设计和修缮了老宅,并在老家完成了本身最光辉的几部作品。
  抛开现代糊口的那种告急繁忙,呼吸着这新鲜清透的夹带着微湿的氛围,自由自在地缓步在这老街的青青石板道上,雨丝偶然不声不响的轻抚裸露的肌肤,真是享受极了。
  雨丝精密起来的时候,我们便在长亭里休息。长亭下面即是窄窄的河流。河水有些绿绿的污浊,河岸双方长满青苔,湿漉漉的,很有一种糊口的味道。河的双方岂论是古朴的木板屋子,照旧简约的砖砌小屋,都依水而建,一半在水里,一半在岸上,各具特色。偶然有几条船划过我们的身边,听着船夫唱着悠悠的江南小曲,摆着小船左一摇右一晃的,江南民居“白墙黑瓦小桥流水”的特色揭示的极尽描述。
  想像着穿戴碎花旗袍,撑着一把黄油纸伞,和着一袭长衫的心上人一起缓步在江南烟雨中的乌镇,那该是何等的浪漫啊。
  置身个中,我真的舍不得走了。
  乌镇,我还会来的。
生活常识,花边新闻,猜你喜欢
Keywords: 生活常识 花边新闻 猜你喜欢